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眼看世界

悠闲渔夫

 
 
 

日志

 
 
关于我

出生在困难的年代,学习在动乱的时期,中学毕业就响应党的号召上山下乡,工作在服从分配的时代,人到中年又面临下岗的考验,给孩子卖房又是房价疯狂的时机,这一生可以说是生不逢时,但愿能有一个幸福的晚年。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也谈“止损”_牵牛星李剑  

2011-01-19 16:16:32|  分类: 谈股论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大家分享这篇日志,我的看法是:

 
原文地址:也谈“止损”_牵牛星李剑    原文作者:漫步者

原文地址:也谈“止损”作者:牵牛星李

股市充斥着许多似是而非的理论,“止损”便是代表之一。

在投资四大基本派别(基本面或价值投资派、技术或图表派、有效市场理论或投资组合派、从众理论或行为心理学派)中,“止损”显然是属于技术或图表派的。因为他们专一根据价格走势的图形和趋势来选择股票,并不考虑股票后面是企业,或者不太关注价格后面公司的基本面情况。那么,他们的投资策略就很奇特,只要走势良好,或者符合某种图形,哪怕价格再高,公司情况再差,他们也敢买进,然后再买一个保险。这个保险让你在下跌时使用。

这种奇特的投资策略一直非常风行,象时髦的衣着一样让许多人推崇。不信你翻翻报纸点点网页,多少大陆和香港的股评家在指点你:“五块钱买进,四块五止损”!或者“6000点买进,5800止损”!

“止损”论者有个最强大的理由,那就是避免“赢就赢粒糖、输就输间厂”;有个最好的故事,那就是当一个人被毒蛇咬到手指的时候,必须拿出壮士断指甚至断腕的大无畏精神,否则,损失一扩大,将危及整个手臂,甚至危及整个生命。

然而在以“安全空间”和“护城河”理论武装的基本面或价值投资派看来,这种投资策略经不起思考:

首先是违反常识:为什么要在贵的时候买进,而在便宜的时候卖出呢?难道一样东西贵的时候风险更小,便宜的时候风险更大?难道他们在生活中也这样吗?

其次是“既有今日,何必当初”:既然你觉得股票不便宜,要设“止损”,那为什么不等到便宜的时候再买进呢?

经不起思考,那还算不了什么,关键还有经不起检验。

首先是实在难以操作。你必须天天紧张兮兮地盯着价格变化,以便随时拿出快刀、拿出意志来应对波动。再加上“止损”论者往往还有配套的策略“止赢”,那就更复杂了。我在深圳有众多的股友,其中不乏技术派并信奉“止损”的人士,但我从未见过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将这种策略坚持到底。我本人早期也迷恋技术分析,然而运用起这种策略不久,就忍不住大呼:“这不是我要的生活!”

其次是最重要的:在市场反复波动、上下震荡中你的资金会遍体鳞伤。如果市场或个股一直上行和一直下跌,“止损”的策略倒还安然无恙,但一旦遇上市场忽上忽下,或遇上庄家洗盘,那可就遭了殃。反复砍手指,手指并不经砍,最终会体无完肤,同样损失巨大。美国沃顿商学院西格尔教授曾对那种根据移动平均线趋势上行下穿以决定止损和买进的策略进行了考证,结果发现在有一年中指数沿中轴线上下震荡达16次之多,严格按照这种策略的人将自己给自己上“凌迟”的酷刑,导致大部亏光。

我想,这也是一种常识:任何一种好的投资策略都不应包含有在某一时刻会全军覆灭的宿命。

让我们继续思考,是不是价值投资者就完全没有“止损”行为呢?我想也未必。“止损”不是两大派别的分界线。当一个价值投资者发现一家以前心仪的公司基本面已经变坏,或者发现自己不小心买得过高,他们也会在价格低于买进价格时把股票卖出,也有壮士断腕的行为。但他们的行为与技术或图表派人士有本质区别:一,他们以基本面出发,并不盲目跟随价格波动;二,他们只是在失误时偶而使用这种方法,并不频繁。

我只是坚信:当优秀的企业变得廉价时,真正的价值投资者不仅会买得更多,而且会睡得更安稳!

 

注:读但斌先生博客中一只花蛤关于“止损”的文章,一时手痒,写下此文。

                       2010年12月19日于上海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